Akira

混邪杂食

开个游戏翻译坑,渣翻慎入 薔薇に隠されしヴェリテ

决定开个游戏翻译坑,乙女游戏薔薇に隠されしヴェリテ,保佑我明年N1过关

这部可以看作是法国大革命的同人作,主角リーゼ(莉瑟)因为机缘巧合变装成玛丽王后Marie Antoinette,被迫卷入法国大革命的浪潮中。

这是我最喜欢的乙女游戏之一,剧情音乐非常出彩。本格理科生的我因为这游戏才去详细了解法国大革命。写得更好的游戏安利请看这里http://paeonia-suffruticosa.lofter.com/post/349d95_ca56b12

我只打算翻最喜欢的罗伯斯庇尔线,不过序章能不能翻完都是问题

这个游戏因为人气不是很高所以也不是很贵,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!

不敢打TAG,也没TAG可打。


PROLOGUE

召使いの少女:嗯~真是好天气!妈妈,明天有买东西的时间吗?

母亲:买东西?

召使いの少女:嗯……明天有无论如何都想买的东西。当然明天能上街买东西最好了……

母亲:只是买东西的话就像以前一样直接拜托来往的商人不就好了吗?

召使いの少女:如果能拜托的话早就这么做了,只是要买的东西还没决定。

母亲:真是奇怪的话。有想要买的东西却还没决定……到底是什么事情?

少女:总之明天!无论如何都是明天之前必须要买的东西!本想更早准备但是时间不够了……

少女:唉……怎么办……?

母亲:你知道圣诞节的第二天,也就是不到圣Stefanitag日都没有休息日吗?也就是直到那个时候都不能休息,在街上也不能买东西了。从小的时候开始因为只能一年一次的购物你不是不开心吗?

母亲:到那时候只能拜托出入城里的商人了。

少女:嗯……

父亲:呼……怎么,你还在啊。快要到工作的时间了吧。

少女:啊,已经这个时候了!我出门了!

母亲:啊等等!关于买东西……

母亲:真是的……到底想要买什么啊。

父亲:买东西?怎么了?

母亲:明天之前有想要买的东西,但是还没决定什么的。你知道明天怎么回事吗?

父亲:听说メルシー大人明天从法国回来。是因为这个吗?

母亲:梅西大人不认识那孩子,我想没什么关系……

母亲:没决定想要买的东西又说想要买东西,到底在说什么呢。

父亲:买东西吗……这么说来去年……

母亲:我也想起来了。去年她也说了同样的话吧?到底发生什么了呢?

父亲:是谁的生日……要买什么礼物吗……难道不是这样的事吗?那孩子也在城里工作两年了,也该有合适的人……

母亲:真是的,那孩子才15岁哟,不会有那样的人在的。

父亲:15岁的话已经是个大人了。这么说的话还是有些不沉稳啊……比起那孩子ヒルダ(希尔达)还是先……

母亲:希尔达已经18岁了呢……

父亲:明天买东西的事情我会去打探一下。

母亲:拜托你了。

母亲:那孩子已经15岁了呢……还是有点早啊……在城里工作已经两年了,一直不得不这样工作……

母亲:像父父亲说的,能找到什么好的人吗……

 

飞驰的马车内

メルシー伯爵:……有必须向皇太后陛下传达的急事。那么アントニーア大人(Marie Antoinette)的教育要先……不对,比那更优先……

メルシー伯爵:呼,没办法了。不能只是焦急。到法国今年为止也6年了……

メルシー伯爵:终于到这个时候了。然后是对安托瓦内特大人的语言能力的期望,那是最麻烦的……

メルシー伯爵:这儿么说来安托瓦内特大人为什么不擅长学习呢。一本书都没读完……

メルシー伯爵:总之先向陛下汇报吧。 


宫廷花园

少女:太好了,花平安开放了!昨天下雨了我还很担心。

少女:但是怎么办……?虽然想要上街买东西,却不能从出入的商人那里买到。

少女:母亲他们,忘记了明天是什么日子。昨天问了父亲和姐姐,但是记得的只有我一个人……

少女:没办法了。因为明天是……

父亲:照顾Antoinette大人的工作怎么样了?

少女:啊,爸爸……现在到梳洗的时间了……对了,爸爸,看这个,终于开花了!

父亲:哇~真厉害啊!比你不是比园丁的我更擅长照顾玫瑰吗?

少女:不是的……我只是认真照顾了这一轮花期而已。

少女:爸爸,为什么当初只有这一株玫瑰的花蕾没开放呢?

父亲:偶尔也会这样。种植大量的花也有一株没有长成的时候。简单来说就是竞争失败的花。

少女:竞争……

父亲:我们园丁发现这种花或草后会立刻把他们割除,毕竟妨碍了其他花的生长。

父亲:但是如果你想培育这株玫瑰的话,交给你也不是很好吗。数天前发现这花蕾还是很震惊的。

少女:我只是每天浇水、和花说话。让花朵顺利开放真是太好了。

父亲:……咳。说起来明天的事……

少女:明天?啊啊……明天呢,唔。什么都没有哦。我要走了!爸爸再见了!

父亲:逃跑了呢……唔,她会对Antoinette大人说什么呢…?


宫殿内

少女:快要不行了……去买东西和保密的事都……

??:喂。

少女:啊……Antoinette大人!早上好!您换完衣服了吗?

Antoinette:你看不就知道了。

少女:对不起……

Antoinette:快到明天了呢。你做好准备了吗?
少女:这个……

Antoinette:难道还没有准备完?你还是我的女佣吗?真是失望啊。

少女:真的对不起……!明天前前一定会……!

Antoinette:不能遵守和我的约定的侍女,名字什么的就不需要了。

少女:……

少女:(到明天为止成为Antoinette大人的女佣的时间就有一年了,虽然也要习惯她的坏心眼了……)

Antoinette:怎么了?做没姓名的女佣真的好吗?

少女:不……

Antoinette:真是让人没辙的孩子啊。稍微叫你一声吧。你的名字是……

(这里是玩家填角色名字的地方,系统默认是リーゼ,按谷歌翻译我就翻成Riese·Foster了)

Antoinette:……对吗?

Riese:是的。


正主出场,左Riese,右Antoinette)

Antoinette:最近因为上了年纪总忘事,真是太残酷了……没有记错名字真是太好了。

Riese:(明明和我是同岁……)

Antoinette:你在想明明和你同岁,对吗?

Riese:!

Antoinette:你在想我只有直觉准对吧!

Riese:还、还没想到那里……!

Antoinette:“还”不就是接下来就要这么想了吗?

Riese:…………

Antoinette:嘛算了。接下来请到我的房间来一趟,我有想要读的书。

Riese:是……

Riese:……

Antoinette:……怎么了。

Riese:没……

Antoinette:不是“想要读”而是“想要让我朗读”准没错,你是这么想的吧。

Riese:没有……

Antoinette:绝对是这样!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了。

Riese:(哈……还没有被信任啊……)

宫殿的佣人:皇女大人,陛下叫您。

Antoinette:我知道啦。又要被批评了吧?今天我还有什么没做的吗。

Antoinette:Riese,去做下朗读的准备,书就交给你了。

Riese:我知道了。……她有想要读的书吗。

宫殿的佣人:你是Foster家的女儿吧,到今年就照顾Antoinette大人两年了吧,做得挺好呢。

Riese:还没到1年呢,到明天为止才正好一年。

宫殿的佣人:还没到一年吗。但是你挺有办法的。……话只在这里说,到现在为止,Antoinette大人的侍女还没有做满一年的。

Riese:那个……为什么像我这样的人突然就变成Antoinette大人的女佣了呢?

宫殿的佣人:这个嘛。这是皇太后大人决定的事情,她大概考虑了很多我们考虑不到的事情事情吧。

宫殿的佣人:我要走了。加油哟!再见了!

Riese:……比起以后的事明天的事更重要!去年失败了,今年不能成功的话。

Riese:但是去年失败也是没办法的事。在刚做女佣的当天就说要交换礼物。

Riese:喜欢的东西讨厌的东西我全都不知道……去年送她了书失败得彻彻底底,今年为了不失败不能不做什么!

Riese:哈,明天啊……


书房内

Maria Theresia(玛丽的母亲,特蕾莎女王):……Antonia,你去学习了吗?

Antoinette:是的,皇太后大人。

Maria Theresia:叫我妈妈。现在只有你和我两个人。

Antoinette:是,妈妈。

Maria Theresia:那么,法语的学习有进展了吗?

Antoinette:是,没有问题。

Maria Theresia:(法语)来打个招呼吧。

Antoinette:哎?刚刚是什么……?

Maria Theresia:哈……果然是这样。我是说用法语打个招呼吧。

Antoinette:对、对不起……

Maria Theresia:你这人是要嫁到法国去的,我不是说过要为了随时可能来到的这天做准备吗?

Antoinette:妈妈,结婚的事还没有正式做决定吧?万一取消了……

Maria Theresia:那种事是不可能的!听好了,你是这个国家的皇女,为了这个国家嫁出去是你的责任!到现在我们哈布斯堡家族都是对波旁家族低头的,你不能不答应。

Antoinette:………………

Maria Theresia:上一位王太子已经去世,现在的情况有变化了。明天再给你说详细的情况吧。

Antoinette:明天……吗?

Maria Theresia:你没在听吗?メルシー大使预定是明天回来。*(メルシー我按谷歌翻译翻成Mercy了)

职务长:打扰了,陛下。方才Mercy大人的快马到了,有交给陛下您的信件。

Maria Theresia:嗯……大使预计明天回来对吗?

职务长:是,虽然是打算明天拜访您,但是有刻不容缓告诉您的事。

职务长:听说今晚他在修道院住下,明天会到城里。

Maria Theresia:是吗,我知道了。退下吧。

职务长:属下告辞。

Maria Theresia:Antonia,要继续努力学法语,这是命令。知道了吗?

Antoinette:我知道了。

Maria Theresia:拜托了。那么你回去吧。

Antoinette:是,妈妈。告辞。

Maria Theresia:是想急着告诉我什么是呢。希望是好事。

Maria Theresia:…………

Maria Theresia:……“那时候”终于来了。

 

Antoinette的房间

Antoinette:怎么样,弹得不错吧?

Riese:非常好。

Antoinette:真是个无聊的孩子。你没有别的要说的吗?

Riese:唉?

Antoinette:咳……也就是没有其他要说的话了吗?

Riese:非、非常非常好。

Antoinette:你换种说法。

Riese:……您虽然不擅长学习,连一本书都读不完,但是钢琴非常擅长呢。(这大概是Riese最皮的时候)

Antoinette:什、什么?

Antoinette的其他女佣:噗。

Antoinette:有什么好笑的。

Antoinette的其他女佣:不!我告辞了!

Antoinette:……哈哈,刚刚做得不错嘛。

Riese:真是对不起,说过头了!

Antoinette:没什么,毕竟这是我命令。能把别的侍女赶出去就好了。

Riese:……Antonia大人,你至今都对其他的女佣下同样的命令吧?

Antoinette:是的。但是谁也不服从。这是当然的了。故意惹怒我话,在恐怕就不能再这里做侍女了。

Antoinette:所以Riese是第一个这么做的人呢。

Riese:这真是了不得的名誉!

Antoinette:就是这样。

Antoinette:……非常感谢你。卡罗丽娜姐姐的事以来,我一直在哭泣,托你的福我才能回到原来的样子。*原本预定卡罗丽娜嫁给路易16,但她幼年逝世。

Antoinette:一直和我在一起的姐姐突然去世……就是那时,你来照顾我了。

RIese:发生过这个呢……啊是这个!

Antoinette:这个?

Riese:不!什么都没有!

Riese:(这样啊……所以让同岁的女孩做女佣。大概是因为妈妈在皇太后的身边工作,所以皇太后选了我。)

Antoinette:钢琴就到这里了。下一个是……

Riese:读书怎么样?

Antoinette:是呢,但是……再说吧。今天没有那个心情。

Riese:……发生什么了吗?

Antoinette:明天Mercy大使要回来了,肯定是要向母亲报告什么才回来的吧。

Riese:报告的事是?

Antoinette:肯定是结婚的事吧。

Riese:结婚?!

Antoinette:你过来的时候没有听过这种话吗?从几年前就开始说的。

Antoinette:当时结婚的话题只是没决定谁要去结婚,结果似乎是我呢。

Antoinette:突然回来,肯定是有急着向母亲报告的事。也就是……

Riese:也就是?

Antoinette:这婚约解除了!

Riese:我想不会这样……

Antoinette:也是啊……真是讨厌啊。我不想去法国,在宫殿里有上千佣人监视着呢。

Antoinette:在这里我可以让你惹怒我,然后把佣人赶走,但是在凡尔赛宫里不行的吧。

Riese:佣人是为了照顾您,不会做出任何监视您的工作……

Antoinette:对于我来说就是监视!吃饭的时候洗澡的时候到睡觉的时候都一直在旁边看着,真是让人郁闷。

Antoinette:我呢,想要自由地生活,从这边飞到街上去,去做喜欢的事。

Antoinette:当然我是知道这样不可能的。所以在这有限的范围内,我想要尽可能的自由。

Riese:……

Antoinette:我很羡慕你。

Riese:唉?!你、你在说什么……

Antoinette:因为你什么时候都可以去街上,想要出城的时候就可以出城吧?真的很羡慕。

Riese:(她不知道我们的生活是当然的了……)

Antoinette:那么,你决定送什么礼物了吗?

RIese:没有,虽然还没有,但是已经在准备了!

Antoinette:每年都能变得更有趣,我很开心的。

RIese:你不为礼物开心吗?

Antoinette:当然。看着RIese烦恼的样子我很开心。当然是这样。

RIese:果然……

Antoinette:我要出门了。你不用回来了。

RIese:要去哪里?

Antoinette:要去选明天送给你的礼物。去宝库。

RIese:宝、宝库……?

Antoinette:不是很好嘛?反复说过了明天的礼物交换要保密。要是暴露的的话……

RIese:我知道了。但是Antoinette大人,宝库……不可以在宝库里选礼物!

Antoinette:我要去。不要让我再重复了。吃完午饭你再过来吧。

RIese:我知道了。

RIese:宝库吗……总之要是今天不准备的话……但是要准备什么呢……

家中

母亲:真迟啊……

父亲:已经到这个时候了。Hilda,你从Riese那里听到过什么了吗?

Hilda:不知道。那孩子是贴身女佣而我是负责吃饭的。见不到面的情况还比较多。

母亲:还有什么没和Antonia大人说完吗。她之前不是也在晚上被叫去和Antonia大人喝巧克力拿铁吗?

Hilda:特意把Riese叫醒做事那次吗。但是遵从这样的命令不也是我们的工作吗。

父亲:虽然是这样……

母亲:这么说来今天早上,她不是说明天之前有想买的东西吗。可能是因为这个回来得那么晚的。

Hilda:想买的东西?她说过有无论如何都要买的东西,却没有说什么理由。不用担心了。那里不是神父大人的地盘吗?

Hilda:晚安。我先去睡了。

父亲:晚安。

父亲:Antonia大人要嫁去法国的话,那孩子该怎么办呢……

妈妈: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好了。

 

宫殿内

Riese:已经到这个时候了!不快点回家的话妈妈他们会担心的……

Riese:啊……!对、对不起!

职务长:你是……啊啊,你是Antonia大人的侍女吧,这个时间了还想做什么呢?

Riese:在和神父大人选明天要读的书。那个……和神父大人说了会话。

职务长:哎呀哎呀……神父大人就是神父大人。和侍女一起在大晚上的说话……

职位长:这是陛下……!

Maria Theresia:有什么事吗。

职务长:是……这人和神父大人一起去选Antonia大人的书。

Maria Theresia:Antonia的?

Riese:是!我是Antonia大人的侍女,Riese。

Maria Theresia:你是Foster家的女儿吧。……我听过这个人,你先下去吧。

职务长:但、但是陛下……

Maria Theresia:你回去吧。

职务长:我知道了。

Maria Theresia:Antonia的学习有进展吗?

RIese:是的,皇太后大人。

Maria Theresia:你说实话。实际上是怎么回事?

RIese:是 !是、全部……

Maria Theresia:果然是这样啊。那个孩子没有危机感。也没有理解自己的立场。要是没有现在的事的话……

Maria Theresia:这么说来我听说你会说法语,是真的吗?

Riese:是的。读书时自学的,发音是神父大人和从法国来的人教的。

Maria Theresia:唔……那么明天起你试着用法语给Antonia读书。而且没有我的许可不许她从房间出来。可以吗?

Riese:……我知道了。

Maria Theresia:Antonia那边我会直接告诉她。现在必须把法语学习作为最重要的事。

Maria Theresia:现在你退下吧。

Riese:失礼了。

Maria Theresia:啊,这么以来……

Riese:是,有什么要求吗?

Maria Theresia:什么都没有。退下吧。

Riese:那么失礼了。

Maria Theresia:……Antonia欠缺的东西太多了。连弥补的时间都没有。以防万一有什么能做的……

Maria Theresia:职务长!职务长在吗?

家中

Riese:……结果什么都没决定……

母亲:你还醒着吗?

Riese:马上就去睡了。爸爸和姐姐睡了吗?

母亲:嗯,很早就睡了。呼~……读书也好学习也好都可以,差不多就行了。那我先去睡了。

Riese:晚安。

RIese:法国吗……凡尔赛宫殿的话比这里大很多吧?呼~明天怎么办呢……要送什么她才能高兴呢……明天早上……

 

(画外音)就这样迎来了Antonia和Riese的纪念日

宫廷庭院

父亲:哎?这朵玫瑰?

Riese:嗯……我想把它送给Antonia大人,怎么样?

父亲:嗯……好不容易托你的福才开花的,但是样子不好看啊。花朵又小颜色又糟糕。而且……

Riese:…………

父亲:啊不,这不是很好嘛?嗯,我觉得这样就好!

Riese:爸爸,您表情太牵强了。

父亲:呵、呵呵呵呵呵……

Riese:为什么我们女佣不可以出门呢?只是买东西的程度的话……

父亲:我也想问问你,为什么想去买东西呢?

父亲:难道是想去买送给Antonia大人的礼物?

Riese:哎?额……

父亲:既然不能买东西的话就送这朵玫瑰吧?但是Antonia大人的生日的话怕是还不够……

Riese:虽然是这样……

父亲:不知道她想要什么的话……

父亲:为什么Antonia大人要你对保密呢?……拿着这个去吧。

Riese:谢谢爸爸!这玫瑰还是我培育的!我马上去送给她!

父亲:这么说来……今天还真是不得了了。Mercy大人要回来呢。

 

书房内

Mercy伯爵:陛下,我回来了

Maria Theresia:欢迎,来,快坐下吧。

Mercy伯爵:是。

Maria Theresia:那么……信件上的事是真的吗?

Mercy伯爵:是的。这是法国国王交给我的亲笔信。

Maria Theresia:与原来是宿敌的波旁家族连了姻……Mercy伯爵,你做的很好。都多亏了你。

Mercy伯爵:万分感谢您的赞赏。

Maria Theresia:写在这封亲笔信上的婚礼的日子……到明年的复活节没有多少时间了不能不快点准备。

Mercy伯爵:关于这件事……陛下,Antonia大人的法语没有问题吗?

Mercy伯爵:先前就希望她学会法语……

Maria Theresia:啊……这个是最大的麻烦。

Mercy伯爵:果然是这样啊……

Maria Theresia:大使,您有什么方法吗?

Maria Theresia:先前拜托几个、几十个人教她,但是无药可医,大家都放弃了。

Maria Theresia:Antonia也曾没通知我就不让他们继续教法语,总之就这样继续不下去。

Maria Theresia:虽然有去年来的女佣一个人负责这事,但是又能维持到什么时候……

Mercy伯爵:Antonia大人以前就讨厌学习……我有一个法国的帮手,借助他的力量如何?

Maria Theresia:但是这……

Mercy伯爵:陛下不要感觉羞耻,我知道你会想摆脱法国可行吗。

Maria Theresia:唔……

Mercy伯爵:我常年在法国……法国这个国家有很多难于取悦的人。

Mercy伯爵:虽然也有自尊心的缘故。但这事对这个国家非常重要。

Maria Theresia:我也这样觉得。那个波旁家族因为轻视我们,婚礼的事也迟迟没有得到承诺。

Mercy伯爵:是……波旁家对至今写成的的历史非常自信吧。

Mercy伯爵:特别是有特权的王室、祭司,还有其他贵族的高傲的自尊心的缘故,也有说不上来话的时候。

Mercy伯爵:在那些人中要是想如鱼得水,弯腰、恭敬地对待他们更容易。

Maria Theresia:这次话语权是在他们手里啊。

Mercy伯爵:是陛下。婚礼已经决定了,除了Antonia大人的教育还必须要做的事像山一样多。

Mercy伯爵:恕我直言花在Antonia大人的教育的时间没有多少了。

Maria Theresia:是的,快点去准备吧。

Mercy伯爵:我知道了。话说Antonia大人在房间吗?

Maria Theresia:是。今天开始我下令没有许可她不可以从房间出来。不这样做的话书就读不完。

Mercy伯爵:哈哈哈就连陛下您对Antonia大人也感觉很棘手。……失、失礼了!

Maria Theresia:没关系。比起这事以防万一那孩子快到法国的时候有要委托你的……

 

Antonia的房间

Antonia:哈……

Riese:…………

Antonia:呼……

Riese:那、那个……Antonia大人,今天的……

Antonia:哈……

Riese:(不是把那朵玫瑰插到花瓶的时候……)

Riese:Antonia大人,我去给花瓶换水。

Antonia: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吧,我又不是做这事的人。

Riese:失礼了。

Antonia:……去法国的事没关系的,在这之前不得不学习才麻烦……

Antonia:比起我Riese去不是更合适吗?那孩子的话不管是法语还是历史都更擅长……

Antonia:那孩子擅长学习,我擅长舞蹈和演奏,看情况两人交换就好了。

Antonia:姐姐离开这里的时候很痛苦……我离开的时候会是什么感觉呢……

Antonia:比起这个,是法语,法语!除了语言还要学习礼仪和历史,还有……哈……

 

宫殿内

Riese:她会发现那朵玫瑰吗……

Riese:说起交换礼物,去年是书和镜子,今年是一朵玫瑰和……什么呢,她昨天说要去宝库……

Riese:多不相称啊。而且以前就这样……

Mercy伯爵:Antonia大人在房间吗?

Riese:是!啊……Mercy大人!

Mercy伯爵:哎呀,你知道我?真稀奇啊。我几乎不在城里住,知道我的事的人不多……

Riese:之前您到来的时候拜见过您。

Mercy伯爵:这样啊。那么让我去见见她。

Riese:那个……Antonia大人的话,我想现在没有无论怎么说都向着天空自言自语。

Mercy伯爵:你是服侍Antonia大人的人吧?

Riese:是,我是Riese。

Mercy伯爵:喔原来是你啊。听说你照顾她一年了,是真的吗?

RIese:是的。

Mercy伯爵:听说不管是负责Antonia大人的教育还是服侍的人都没有持续一年的。对那种性格和脾气,也不是没办法的吧。

Mercy伯爵:还有没学会法语的事……哎呀哎呀,真是困扰啊。你的话法语的读和写都可以的吧?

RIese:是的。有时会给Antonia大人读书。

Mercy伯爵:也会朗读啊。但是现在不是顾及Antonia大人喜好的时候了。

RIese:听说Antonia大人的婚礼的事有进展……已经正式决定了吗?

Mercy伯爵:是的。比起这个大约1年后,Antonia大人就要成为法国的王太子妃了。

Mercy伯爵:这是达成奥地利与法国的同盟的重要的婚礼。不过对于Antonia大人来说这事只有苦痛吧。

Mercy伯爵:那么失礼了。

RIese:王太子妃……本来还以为是很遥远的事……


Antonia的房间

Mercy伯爵:月末会有人来负责您的教育。之前联系过会尽早来教您法语……

Antonia:不管是谁来都一样。我想Mercy伯爵做得工作是没用的。

Mercy伯爵:Antonia大人,没用以前那样拖延的时间了哦?因为您和法国王太子的婚礼已经决定了。

Antonia:我知道了!你出去!

Mercy伯爵:Antonia大人!

Antonia:我不想听结婚的话!快点出去!

Mercy伯爵:……失礼了

Antonia:所有人都说结婚结婚结婚……我的意见谁都不在意!我不想结婚……!

Riese:Antonia大人:我是Riese。

Antonia:我不想和任何人说话。

RIese:是读书的时间了。怎么样?

Antonia:哈……可以,你进来吧。

RIese:失礼了。

Antonia:开始读书吧。哈……已经开始厌烦了。

Riese:……我知道了。

Riese:(法语)很久很久以前……

Antonia:等等。……这是法语吧。

Riese:是。

Antonia:是母亲的命令?

Riese:……是。

Antonia:已经可以了。你退下吧。

RIese:但是……

Antonia:不要再惹怒我了!!

RIese:我知道了。失礼了。

Antonia:毕竟那孩子只是女佣,不可能理解我的心情的吧。

 

书房内

Maria Theresia:…………

Mercy伯爵:陛下,您的脸色怎么不太好?

Maria Theresia:啊啊……没关系。只是有点疲惫。比起这个……

Mercy伯爵:Antonia大人先前一直在房间里。不管是读书还是我的请求都被拒绝了,现在谁都进不去房间。

Maria Theresia:是吗……我知道了。她吃饭了吗?

Mercy伯爵:没有。听说今天早上开始就什么都没吃。陛下,您休息一会休息一会如何?

Maria Theresia:没问题。现在不是那个时候。

 

宫殿内

RIese:Antonia大人!

Antonia:快走吧!你不需要在这里。

RIese:Antonia大人……!

Maria Theresia:你退下吧。

RIese:皇太后大人……!?

Maria Theresia:Antonia。快开门,我有话要对你说。

Antonia:…………

Maria Theresia:快点开门,Antonia!

Antonia:…………

Maria Theresia:请去上茶来,现在稍微吃点东西。

Riese:我知道了。

Mercy伯爵:呼……现在不要再担心了,快去把茶端来吧。

Riese:是!失礼了!

 

宫廷庭院

Riese:结婚啊……为什么那么讨厌结婚呢?也不像是只讨厌学习的样子……

Riese:她要是结婚的话会怎么样呢?嫁到对方家里去……姓名会改变、我也不用做女佣的工作……

Riese:啊,只剩下叶子和茎了,明年才能开花了。

Riese:Antonia大人没问题吗……

 

Antonia的房间

Antonia:妈妈!你是因为这个才让RIese侍奉我吗?

Maria Theresia:那种事是什么!不这么做的话该怎么办?

Antonia:但是……

Maria Theresia:不要一直像个孩子一样。你是这个国家的皇女,没有说喜欢或者讨厌的立场。

Antonia:就算是皇女也是一个人。我的心情怎么办!?为什么谁都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!?

Maria Theresia:那么我要问问你。你会考虑每个人的心情吗?

Antonia:额……

Maria Theresia:照顾你的RIese的心情呢?其他人的心情你考虑过吗?

Antonia:心情……

Maria Theresia:自己不想做的事却要求对方做到吗?

Antonia:…………

Maria Theresia:哈……Antonia,不要再让我难办了。除了你的问题还有很多不得不考虑的事。

Maria Theresia:……妈妈,让那孩子照顾我的理由是最开始就被决定了吗?

Maria Theresia:是的。不是因为这个的话就不会让和你同岁的没什么经验的人做了。

Antonia:这样么……

Maria Theresia:……听好了,我们皇家被比你想象中要多的人支持着。

Maria Theresia:不要忘记这件事。今天已经很晚了就先休息吧。明天就拜托你了。

Antonia:……是妈妈。晚安。

Antonia:有什么万一时RIese要代替我……

 

(画外音)Antonia开始真正为了结婚努力

宫殿内

Riese:Antonia大人!Antonia大人!

Antonia:那么那么吵。有什么事吗?

Riese:对不起!刚刚您的礼服到了!

RIese:是非常漂亮的礼服哦!浅的玫瑰色布料上有豪华的刺绣……!是婚礼时穿的礼服吧!

Antonia:怎么可能。

Riese:不是吗?

Vermont神父:婚礼时皇女大人使用的东西全部是法国那边准备的。

Riese:哎?

Vermont神父:那个礼服是离开这里时穿的。

Antonia:是这样。估计是在路上换的吧。

RIese:为什么特意换衣服呢?那么漂亮的衣服……

Vermont神父:简单来说,进入那个国家的话,就决定不再属于这个国家了。

Vermont神父:而且皇女大人要成为法国的王妃。不可能再回来的。

Riese:…………

Antonia:虽然结婚时Riese也会回来,我的话就不可以了,更别提回来一次两次……

Vermont神父:当然不会,我告诉过你了吧?

Antonia:我、我知道的……

Vermont神父:那么,快到学习的时间了。Riese,请给皇女大人准备些茶和点心来。

Riese:我知道了。

Antonia:Vermont神父,你觉得那孩子怎么样?

Vermont神父:怎么回事?

Antonia:没什么。那么开始吧,到数字部分了吧。

 

Antonia的房间

Vermont神父:……好像慢慢习得法语了呢。

Antonia:不得不学啊。……你也是辛苦了,为了教我特地从法国过来的吧?

Vermont神父:是。但是皇女大人没有成果的话,我来到这里也没有意义了。

Antonia:是像没有成果就解除你的祭司身份这样吗?

Vermont神父:是的。

Antonia:不管是神父、母亲还是Riese都把命运托付给我了!

Vermont神父:哎呀,那人也是吗?

Antonia:是、是的!要是我出嫁的话,照顾我的那孩子不就没工作了吗?

Vermont神父:不会没工作的。

Antonia:但是……

Vermont神父:我有问题可能比较失礼……听说曾经给您上课的人都不做了……

Vermont神父:是有什么地方不中意吗?

Antonia:不要问我,去问问Riese吧。虽然最初也有抗拒……

Vermont神父:她只是听了话,拜托她麻烦的难题,也会默默遵守解决吗……

Antonia:哈哈哈哈,你是这么听说的吗?你看就明白不是的了。那孩子也很开心的哦。

Antonia:我告诉她故意来惹怒我,她也会真的说让我生气的话,礼物的事……咳。嘛就是这样。

Vermont神父:……有时也是朋友?

Antonia:这个!是我想要变成的关系!……要对母亲保密哦!

Vermont神父:当然。原来是这样……

Riese:Antonia大人,茶我准备好了。

Antonia:进来吧。

Riese:失礼了。

Riese:怎么样?学习有进展了吗?

Antonia:数数的方法和日期差不多会了呢。

Vermont神父:记住基础的单词后就来学习语法吧。那么稍微休息一下吧。

Vermont神父:我去向陛下报告。

Antonia:明天再继续可以吗?

Vermont神父:那么,“稍后”继续。

Antonia:哼!

Riese:我上茶了。

Antonia:RIese。

RIese:是?

Antonia:虽然已经过了很久了……这个,是给你的。

RIese:Antonia大人,这个是?

Antonia:作为你服侍我一年的礼物,是和玫瑰交换的礼物。

Riese:您知道啊!

Antonia:不可能不记得吧?镜子前那么大的花瓶里却只插了一朵花。

Riese:啊哈哈……真对不起……Antonia大人,我可以打开吗?

Antonia:可以。这是那天从宝库拿来的东西,虽然你可能会感到困扰,但还是那么做了。

Riese:这个是……胸针?

Antonia:是的。只是我为你做的礼物。

Riese:哎……!?

Antonia:你相信了吗?

Riese:只是一瞬间……

Antonia:这是以前某个国家的伯爵还是王送来的礼物,我记不得了就送给你了。

RIese: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不能接受……!

Antonia:RIese,已经决定要交换了吧?

RIese:我知道了。非常感谢。我只是送了一朵玫瑰……

Antonia:我一开始就知道两人的礼物不相称。我说过吧?我只是想看你烦恼的样子。

Antonia:而且这次是最后一次了,真是遗憾。

Riese:Antonia大人……

Antonia:要是带你去法国的话会稍微开心一点吧。

Riese:不可以一起去吗?

Antonia:是的。

RIese:为什么不能一起去呢?

Antonia:不管是你还是礼服都是一样的道理。

RIese:和礼服一样……

 

宫殿内

RIese:神父大人!

Vermont神父:你和Antonia大人说完话了吗?

RIese:是。虽然我照顾她的时候变少了,我稍微有点担心,不过她看起来挺精神……比起这个,我有想问你的事!

Vermont神父:是什么事?

Riese:是意大利语!

Vermont神父:那种事也告诉你了?

Riese:是!不愧是神父大人!除了法语还要让Antonia大人学意大利语,这是让人惊讶!

Vermont神父:我侍奉上帝,全部按照上帝的意思行事,其实实际上相当辛苦呢。

Riese:神父大人果然很辛苦呢。

RIese:啊,我先失礼了。要去给Antonia大人送巧克力拿铁。

Vermont神父:稍等!

RIese:有什么事吗?

Vermont神父:不……对了,在婚礼那天你会和Antonia大人同行吗?

Riese:是这样,从皇太后那里得到了可以和Antonia大人同乘马车的许可。

Vermont神父:陛下她……这样啊。我和Mercy会先出发一步到国境附件等候。

Riese:神父大人要回法国吗?

Vermont神父:是的。

Riese:这样啊……

Vermont神父:……没关系,还会再见面的。

Riese:哎?

Vermont神父:你要去给Antonia大人送巧克力拿铁了吧?

Riese:是、是的!那么失礼了,晚安!

Vermont神父:她是理解Antonia大人的人吗……

 

宫廷庭院内

Riese:呼……这花还没有精神呢。快到春天了哦。过了春天这些花就会一起开放了吧。

Riese:果然是因为去年硬是把它剪下才这样吗……

Riese:这里也要变得寂寞了。不管怎么说还是很开心的。虽然是秘密,但是我得到很多……

Maria Theresia:你在说什么?

Riese:哎?皇太后大人……!

Maria Theresia:为什么只有一朵花没有花苞,你的父亲好像是庭师吧。

Riese:是!这个……这是我拜托父亲硬要照顾的玫瑰。

Maria Theresia:喔,你想做园丁吗?

Riese:不是,不是这样……为什么只想自己照顾一朵……

Riese:我理解随便让女佣照顾城里的花是不被允许的,我父亲是没有罪的!是我硬要……

Maria Theresia:好了,我知道了。只是一朵玫瑰,虽然只是一朵……照顾被舍弃的花,并不是什么坏事。

Riese:……

Maria Theresia:你刚刚说得到什么了吧。对象是Antonia吗?

RIese:是……

Maria Theresia:以前不管是女佣还是侍女对方都做不下去,只有你做得时间最长。

RIese:您不会责备我吗?

Maria Theresia:比起责备过去,还是要看未来的事。训斥这种地方也没有效果吧。

Maria Theresia:我有要对你说的话。

RIese:是什么呢?

Maria Theresia: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,你都要好好理解Antonia、照顾Antonia。

RIese:哎?但是……

Maria Theresia:好了快和我约定吧。

RIese:是。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会效忠Antonia大人。

Maria Theresia:很好。你也快去睡吧。

RIese:是,皇太后陛下。晚安。

RIese:……

 

巴黎

Robespierre:到巴黎虽然好,但是房租也太高了………不能再麻烦家里,也没有多余的钱……

Robespierre:就算把书卖掉也还需要很多钱……

Lafayette:……

Lafayette :是经济学、法律……是学生吗?

Robespierre宫殿的卫兵能捡起庶民掉下来的书也真是稀奇。你是贵族吗?

Lafayette :比起贵族我只是士兵。再见

Lafayette :真是……我可是殿下的护卫!?买书的事情交给佣人不就好了吗!

Robespierre贵族出身的士兵吗。真是奇怪的家伙。

Danton:我这边买了个好价钱。你呢?

Robespierre不,只有这些。我去过那边卖书的地方了。必须要考虑以后的事了……

Danton你是学生的话让家里送钱不就好了。打工也要有限度吧?毕竟是来学习的。

Robespierre家里没有那样的余裕,我也不想麻烦家里。我想让弟弟他们用那些钱。

Danton:这样啊……双方家庭也有那样的事情。既然有同住一间公寓的缘分如果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……

Danton其实我也完全没有余裕……就算把这些书卖掉也是要花时间的吧。

Robespierre我刚到巴黎就借住了这公寓。……我也是这样啊。

Danton最近没有便宜的地方啊……再稍微找找吧。啊,就在那边的咖啡馆呆着吧!

Robespierre在咖啡馆……用咖啡馆代替是怎么想的?这不是花掉卖书换来的钱的地方吧?真是不考虑就行事的家伙。

Robespierre就算是学生也能做的工作……这条街的话应该有的吧。去找找看吧。